媒体聚焦

29
Jun
2015

传统出版依然有重振空间——访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

来源:    作者:张 贺

  面对一轮又一轮的图书价格战、面对数字化出版的挑战、面对国民阅读率的徘徊不前,传统出版如何走出困境?人民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,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。

  记者:在数字化出版方兴未艾的今天,你为什么提出“重振传统出版业”?

  龚曙光:我坚信数字出版一定会替代纸质出版的功能,但也应看到,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,在今天的出版领域,它依然呈现为一种主流形态。即使在今天,传统出版业已经有数字化挑战的前提下,也依然没有穷尽自己的发展空间,还是可以通过体制变革、技术革新,以及与数字出版技术的整合,提升和发展自己。

  数字出版作为新的出版业态,至今还缺少强大的内容提供能力,也就是其平台、通道,还需要由传统出版人来提供内容予以支撑。我提出“振兴传统出版”,不仅在于在数字技术背景下完善或提升传统出版,同时,还因为振兴传统出版会对数字出版产生有力的推进作用。

  记者:近些年网络书店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图书价格战,网店的图书折扣越来越大,正版电子书甚至免费下载。您作为一个内容提供商,作为一个必须和网店合作的出版商,有何感受?你觉得,价格战对出版业态会产生哪些影响?

  龚曙光:我的第一感觉就是“可怜”。一个行业不成熟的时候,才做这种折腾;一个行业容不下足够多的好企业的时候,才做这种折腾;一个行业的企业家们还没有足够理性,社会理性和商业理性都不具备的时候,才做这种折腾。

  如果把降价作为主要的竞争手段,甚至是惟一手段,我认为对于业界只有害没有益。尤其是电子书免费下载这样的行为,对全民阅读只有害、没有益。因为在人们的常识中,不要钱的东西不会是很有价值的,根本不会引起重视。就像空气一样,说起来非常重要,但就因为是免费的,所以大家不重视,随意污染。如果书不要钱,书就会变成和空气一样,也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污浊结果。在这个意义上,我非常不赞同价格战这种不理智的行为。

  在行业正常发展之后,降低出版业的盈利,以服务于社会,这是可以的。但是以这种恶性竞争的手段,导致整个书业在人们心中地位的下降,导致整个书业盈利模式的败坏,导致整个书业经济秩序的紊乱,对出版业来讲,就是一场灾难。

  记者:你如何看待“全民阅读”这件事?怎样才能提升国民阅读率?

  龚曙光:全民阅读和民族智慧,从很短的时间来讲,没什么关系,读了书就一定聪明得多?不一定。不过,假如这个民族在一百年、一千年都不读书,那么这个民族的智商肯定高不到哪儿去。如果我们不把民族的智慧提升上来,怎么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呢?但我同时也要说:全民阅读急不得、拖不得;全民阅读不花钱不行,花太多钱也没用。

  所谓“急不得”,就是说毕竟我们还有很多人在为生计而奔波,让他们每个月读两三本书是有困难的。所谓“拖不得”,是说不管有多少困难,还是应该积极倡导,因为事关民族的百年大计、千年大计。

  对那些可以把阅读和改变生存状态结合起来的人,如果国家采取购书票的方式给予支持,当然是可行的。不过,如果能自己支付的话,最好自己支付,因为这样才会重视。我们每个月都会去超市买东西,如果把购一两本书也作为日常的预算,就能够积少成多,这个时候,全民阅读的第一步也就达到了。这就是所谓不花钱不行。但现阶段投入太多显然脱离了实际需要,所以我又说,花太多也没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