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聚焦

23
Sep
2020

小小二维码,创造图书码洋1.4亿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章红雨

 

  6月3日,汪涵在直播活动中推荐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阅读无障碍版”。岳麓书社供图

  在书业,借助二维码技术出版图书的出版社不少,可是像岳麓书社那样实现数字出版规模效益的并不多。据最新统计,岳麓书社借助二维码技术出版的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版”销售43万套、172万册、6800多万码洋,拥有31个品种的“名著导读”名家讲解版丛书销售251万册、7000万码洋。目前,岳麓书社数字图书销售总额近1.4亿码洋。

  小小二维码,岳麓书社玩得如此顺当,其中的奥秘在哪里?近日,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走访了岳麓书社。

  突破从看家书开始

  岳麓书社对于二维码技术的认知,经历了从陌生到熟识的过程。

  新世纪以来,传统出版与新兴媒体的融合逐渐成为出版业的新常态。作为一个出版产品80%是公版书的专业古籍出版社,如何充分利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,将传统经典与现代技术相融合?如何发掘新的市场增长点,实现经济效益稳中有升?是岳麓书社一直思考的问题。

  2014年,岳麓书社开始实施“四大名著数字化工程”,首先选择的便是在古典文学图书市场一直领跑的四大名著。

  “当时还没有二维码技术。最初的考虑是,在每本书后面附一个光盘,但是光盘容易折坏,而且在书店卖的时候,有可能被人拿走。还想过在书后附移动硬盘或者U盘,又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,也有可能被人拿走。”岳麓书社总编辑马美著介绍道。

  尽管没有想好用什么形式来呈现四大名著数字化内容,但是岳麓书社认为,“四大名著演播版”是个好项目,不能停。

  那么当时数字图书的市场情况如何?岳麓出版人在深入细致调研后发现,数字技术对传统出版的冲击,不是一个简单的出版介质的改变,而是新兴媒体的个性化、互动性优势,争夺了受众市场。

  应该说,岳麓出版人的分析抓到了图书市场需求的脉搏。2017年前后,读者对于音频图书的需求已露端倪,这为岳麓书社日后销售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版”打下了市场基础。果然,2016年8月,岳麓书社利用二维码和云存储技术出版的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版”一上市便受到读者追捧,此后一年多销售达20多万套。

  成功秘诀以读者为中心

  旗开得胜,鼓舞了岳麓出版人开发数字图书的干劲。2017年8月,岳麓书社推出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阅读无障碍版”。相比演播版,无障碍版重点对原文重、难点字句注音、解释。由于书中增加了VR技术,读者足不出户“参观”大观园、武侯祠等四大名著中提及的景点,上市后也颇受欢迎。

  至此,仅“四大名著”一个选题,岳麓书社就开发出版了两个差异化的数字出版物。当下,岳麓书社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版”音频内容正在喜马拉雅等多个平台播出。

  

 

  点击图片跳转页面收听更多内容

  对于四大名著数字化出版的成功,岳麓书社的体会是:以读者为中心,敢想、敢干、敢创新,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基于此,岳麓书社开发的另一套数字拳头产品——“名著导读”名家讲解版丛书,也已销售251万册、7000万码洋。

  分析原因,岳麓书社社长易言者告诉记者,统编《语文》教材有个名著学习单元,其中推荐的名著是学生必读书目。目前市场上配套的名著非常多,岳麓书社要立足于同类书市场,只有对其进行数字化改造,才能超越同类图书。

  首先,精选原著及翻译版本。其次,邀请北京师范大学等高等院校相关专业领域的教授、博导组成专家团队,分别对每本名著进行讲解,出版社将其浓缩于二维码后,一本可读、可听、可看的数字书便大功告成。学生只要扫描书中的二维码,便可以跟着各高校不同专业领域的教授、博导学习和了解名著内涵。

  在易言者看来,“名著导读”名家讲解版丛书解决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,需要解决的阅读兴趣、找重点、分析理解、加强记忆等实际问题。随丛书设计的名著知识拓展、阅读方法指导、语文教学活动设计、VR实景展示名人故居、专业播音指导课程等配套教材教学课件,有助于语文教师培训和教学。

  与时俱进总能凤凰涅槃

  综观岳麓书社发展历程,其颇有故事性。

  20世纪80年代,岳麓书社第一任总编辑钟叔河主编的“走向世界丛书”,因记录中国人开始认识世界的早期足印,被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李一氓称为:“这是近年来所见到的整理古文献中最富有思想性、科学性和创造性的一套丛书。”

  进入21世纪,面对互联网阅读、数字技术对纸质出版的冲击,及岳麓版中学《历史》停用局面,岳麓书社再次“敢为天下先”——探索数字出版发展之路。2016年,岳麓书社研发出颇受市场欢迎的“四大名著名家演播版”。2017年,研发出“名著导读”名家讲解版丛书。2018年,开发“大家书话”系列,第一部数字产品便是岳麓书社三宝之一唐浩明的《曾国藩(唐浩明讲解版)》。2020年,岳麓书社“大家书话”系列再推《大清相国(王跃文讲解版)》。与湖南卫视合作,精选《中华文明之美》节目视频,开发岳麓版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》数字读本。

  一路走来,“我们一直在思考数字化时代下,传统出版社如何生存和发展的问题。”易言者、马美著表示。在他们看来,正是不断地与时俱进,岳麓书社才扭转了因“岳麓版中学《历史》停用”效益下滑的局面,并始终在图书市场上有一席之地。

  “实践证明,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不是博弈,而是优势互补。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一样,具有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本质。当然,相比传统纸质出版,数字出版提供的内容和形式更加丰富多样,可是数字出版有助于传统出版业转化与发展,使其成为创新产业。”易言者说。